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靈異鬼故事

照相

小故事網 靈異鬼故事 時間:2015-02-12 邢慶杰

1979年冬天,我應武城的朋友豐收相邀,去給武城縣電業局做辦公家具。

  照相那時候,武城縣城還很小,電業局的院外就是荒郊野外了。

  豐收找的木匠,除了我來自百里之外的禹城,都是武城當地的。晚上收了工,吃飽喝足之后,就都回家了。剩下我一個人,就在工棚角落里一個用木板子臨時搭起來的床上睡覺。

  豐收這次攬的真是筆不小的生意,我們九個人,一直干到臘月二十,才干到收尾。

  臨近年關了,各家各戶都有一大堆事兒。豐收就讓其他人先回家,留下我自個兒,一邊收拾著剩下一點兒活的尾巴,一邊等出了差的局長回來,領了錢再回老家過年。

  臘月二十三這一天,我干完了所有的活兒之后,就到街上買了半斤豬頭肉、半斤水煮花生米,提著往回走。

  我當時還想,今天是小年,一個人喝酒太悶了,要是有個伴兒該多好呀!正想著,忽然看見對面來了一個人,穿著一件黑條絨的大棉襖,戴著棉帽子和棉手套,很眼熟。

  我仔細一看,嘿!還真是個熟人,是魏寨子的魏老貴,我們曾經一塊兒修過大堤,在一個帳篷里吃住了兩個多月。后來,還互相到家里拜訪過。我有些興奮,就大喊了一聲,魏老貴!

  魏老貴嚇得哆嗦了一下子,還往后猛地閃了一下身子,待看清是我,上來就給了我一拳,黑六子!你跑到這里來干嗎呢?

  一照面,我忽然想起來了,魏老貴前年已經得急病死了,我還去吊唁了呢。

 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這個男人,試探著問,你……認識我?

  魏老貴笑了,魏老貴說,扒了你的皮,我也認得你的骨頭,你不是五合莊的黑六子嗎?我們在一塊兒修過大堤,在一個帳篷里住了兩個多月呢,你每天晚上睡覺都磨牙……

  我一下害怕了,這個人的確是魏老貴無疑,那我這是大白天遇上鬼了?

  我小心地問,魏老貴……這個老魏呀,你、你不是……那個……

  魏老貴說,什么這個那個的,你不就是想說我已經死了嗎?告訴你,我沒死,只是和家里人鬧點別扭,跑出來了。

  哦?我半信半疑起來。我一直是不信鬼神的。

  魏老貴說,你等著,別走開啊……

  一會兒工夫,魏老貴就領來了兩個人,我都認識,一個是我的高中同學米大朋,一個是和我以及老魏共同修過堤的工友李信。老魏把他倆往我面前一推說,你肯定會說,這倆人也死了吧?

  我吃了一驚,這兩個人,確實是死了,一個是喝藥自殺的,一個是癌癥。

  魏老貴說,其實,我們都沒死,只是換了一個地方,重新開始過日子。

  其他兩人也頻頻點頭稱是。

  我看日頭剛剛落下,周圍人山人海,不像是陰世,腦子一剎時糊涂了,難道,以前真是我聽錯了消息?

  魏老貴帶著我們仨去一個他相熟的酒館。酒館的旁邊,有一個照相館。老魏說,我們四個難得碰上,照張相,留個念想吧。

  我們進去照了一張合影,背景是一張畫,畫上畫著一片綠油油的草和清清的河水。老板說照片得后天才能洗出來,我不知道后天我還在不在這里,就給照相館的老板留了地址,讓他把我那張給寄到家里去。

  然后我們進了酒館,點了兩個菜,就著我買的豬頭肉和花生米,喝著店里自釀的原燒酒,喝了半個晚上。我們談起在一塊兒修堤時的一些趣事兒,都樂得哈哈大笑。

  那晚上我們喝了大概有一斤半原燒酒,什么時候散的場我都不知道。不過我記得,魏老貴說讓我給他家里捎捆大蔥回去,武城的大蔥便宜。

  第二天,我正睡得昏昏沉沉的,豐收把我叫醒了,原來已經快晌午了。電業局長回來了,豐收已經在財務室領了錢,他把我的那份給了我,拍拍我的肩膀說,黑六子,這都臘月二十四了,我也不留你了,你快坐車回家吧。

  我走的時候,發現鋪上有一捆大蔥,想必是魏老貴讓我捎回家的,就隨手打到了行李里。

  我先到德州,再倒車回到禹城,最后步行回到家時,天已經黑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收拾行李時,發現了魏老貴的那捆大蔥。我以為魏老貴肯定會來拿,就把它放在炕頭上。

  一直到了臘月二十九早晨,魏老貴也沒來,卻來了一個郵差,送來了一封來自武城的信。

  我打一看,是一張照片,正是我在武城和魏老貴他們照的那一張,只是,照片上只有我一個人,當然,還有綠油油的草和清清的河水。

  我傻了,但那晚和魏老貴、米大朋、李信喝酒的影像猶在眼前,難道這一切都是夢?

  我吃了早飯,趕到魏寨子時,已經快晌午了。

  一進大門,就見魏老貴的女人翠萍正坐在門前的椅子上曬太陽。她見了我,驚奇地問,黑六子,你怎么來了?

  我把那捆大蔥從自行車后座上拿下來,說,這是魏老貴讓我捎回來的蔥。

  翠萍一怔,接著睜大了眼睛問,大過年的,你開什么玩笑?魏老貴死了都快兩年了!墳上的草都老高了!

  我就把在武城遇見魏老貴的經過給她說了一遍,翠萍聽完哈哈大笑,笑完了說,黑六子,你這個王八蛋,是饞得不行了跑我這里蒙酒喝了吧?快進來吧,我給你炒倆菜,讓你大侄子陪你喝兩杯。

  我問,大侄子呢?

  翠萍說,給我那死鬼添墳去了,明天要請他回來了。

  我再也不敢停留,騎上自行車,急急忙忙地逃走了。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河南快三走势图河南快三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