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靈異鬼故事

平行男友

小故事網 愛情鬼故事 時間:2015-02-12

阿雅跟男友李文冬的關系一般。男友來自農村,不僅窮,還有點兒大男子主義。兩人租不起房,平時各自住宿舍,約會時才去開鐘點房。偶爾遇到警察查房,兩人自是落荒而逃,狼狽至極。

  平行男友這天中午,新聞正在播報一場火災,天河商場附近某地突然失火,傷亡情況不明。同事對阿雅嘆息著說:“樓下的壽衣店又該發財了。”阿雅不置可否,每次經過那間壽衣店,她都匆匆而過。她總感覺壽衣店里似乎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。這讓她覺得既恐懼又晦氣!

  這時,阿雅的手機響了,是李文冬打來的,語氣里有掩不住的興奮。他說看到一則樓盤廣告,四十平方米,先入住后付款。十年月供總共十萬,簡直比租房還便宜!阿雅疑惑,在這個一線城市,還有這樣的地方?隨口問他位置在哪兒,李文冬說在富三里胡同,那恰好就在她和男友工廠的中間地帶!

  他們去看了房,阿雅覺得這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餡餅。漂亮的十幾層小樓,每套房都已經裝修好,而且不用交首付!阿雅迷迷糊糊地跟在李文冬身后選房、簽協議、按手印,當晚兩人就住了進去。

  坐在沙發上,阿雅感覺自己像在做夢。他們真的成了有房一族?李文冬大概也被興奮沖昏了頭,對阿雅前所未有地情意綿綿。而更讓阿雅感動的是,房子是以她的名字登記的。

  深夜,兩人終于睡著了。阿雅突然聽到門口傳來細微的響動,她迅速起身,透過貓眼看到一個男人正在門前燒著什么。阿雅猛地拉開門,只見那男人一臉錯愕地轉身走了。阿雅用腳踩滅地上的火,看到男人燒的是紙人。捏起殘片,上面隱約寫著“文冬”兩個字。這是怎么回事?李文冬得罪了什么人嗎?

  阿雅將紙人撕碎,扔進了廢紙簍,回到床上抱住男友的腰。可是,她感覺手上一陣灼熱!阿雅大驚失色,猛地起身用力撩開被子。一瞬間,她被驚得魂飛魄散。男友變成了被燒焦的骷髏,身上甚至還冒著青煙!

  “阿雅,怎么了?做噩夢了?”李文冬也坐了起來,擔心地問。

  幸好是噩夢!阿雅拍著胸口,急急下床走到紙簍邊,紙簍里赫然丟著她撕掉的碎紙屑。她的心驟然間加速了跳動。

  這一晚,阿雅睡得很不安寧。清早起床,李文冬正系著圍裙做早餐,煎蛋已經擺在桌上,小米粥還在鍋里熬著。阿雅從身后抱住男友的腰,將臉貼到他背上,說:“想不到你還有一手好廚藝。”

  李文冬笑了:“喜歡的話以后我每天做給你吃。”阿雅聽得心里暖暖的。

  晚上下班,阿雅剛走到門前,就看到有個男人在門口轉悠。她定睛一看,原來就是昨晚燒紙人的男人!阿雅幾步上前,問他找誰?男人五十多歲,看上去有點兒面熟。他吞吞吐吐地問,李文冬是不是住在這兒?阿雅點頭。男人說自己是李文冬的朋友,阿雅冷冷地說,他還沒下班,有事你明天再來吧。

  男人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一直沒有掏出來。阿雅有種不祥的預感,她的聲音高了起來:“要不然你給他打電話吧,今晚他可能要加班到兩三點呢。”

  阿雅撒了個謊,男人似乎相信了,默默地轉身走了。

  阿雅長舒一口氣,進了屋。站在窗口,她看到那男人朝著小區門口走去。可是,阿雅的心突然又提了起來,李文冬回來了!看到男人時,李文冬已經走到了門口,想躲都來不及了。男人一把拉住李文冬就往外走。怕男友吃虧,阿雅飛奔出門。可是,當她來到小區門口時,男人和李文冬都不見了。

  李文冬被男人帶走后,阿雅又焦急又無奈,一個人在家寢食難安。

  三天后,李文冬回來了。他拎著阿雅愛吃的驢肉燜子和排骨,還買了哈密瓜。阿雅上前抱著他,問他這幾天都去哪兒了?李文冬笑著說,以前他和幾個哥們兒曾跟那男人結下過梁子,這幾天他們找人協商,事情都解決了。

  阿雅這才如釋重負。李文冬將屋子收拾整齊,又燉了排骨湯,兩人這才坐在飯桌前,一邊閑聊一邊吃飯。

  此時的阿雅感覺幸福極了。李文冬把鍋里僅有的幾塊排骨都盛進了她的碗里,把哈密瓜削了皮放進她旁邊的碟子,如此細致地照顧,讓她覺得自己找到了天底下最好的男人。

  一連幾天,阿雅都滿面紅光,臉上像調了蜜油。這天,她正在上班,手機響了,是個陌生號碼。阿雅按了接聽,竟然是醫院打來的。醫生說,李文冬已經昏迷十天了,今天終于清醒過來,他說出了阿雅的電話,所以醫生才趕緊通知她的。

  阿雅驚呆了,李文冬昏迷了十天?這怎么可能?今天早晨他們還在一起!醫生說出了阿雅的名字,再次核對了手機號。“沒錯啊,他說自己叫李文冬,讓我聯系你。”

  下午,阿雅請假來到市醫院,這件事真是太蹊蹺了,她得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。

  病床上,李文冬渾身裹滿了紗布,只露出半張臉。醫生說,他是在天河商場附近的火災中受傷的,身上沒有任何能證明身份的東西,所以只有等他蘇醒。這也算是闖了回鬼門關。

  阿雅怔怔地看著李文冬,心里除了震驚還是震驚。眼前的李文冬是她的男友,沒有錯。雖然他一臉焦黑,樣子可憐兮兮,可他就是李文冬!那么,這些日子每天陪伴她的呢?他是誰?

  李文冬看到阿雅,帶著哭腔說:“阿雅,我、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。”說著,他伸出散發著焦煳氣味的手,想撫摸一下阿雅的臉,阿雅不自覺地向后閃了閃。

  坐在病床邊,阿雅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。她一次次地發問,問到后來,燒傷的李文冬暴跳如雷:“你他媽腦子有病?誰還冒充你男友不成?就你這又蠢又笨的女人,除了我李文冬,誰還要你?”

  那天,阿雅是一路哭著回家的。

  一進家門,阿雅就看到男友在廚房忙碌。看到阿雅回來,李文冬迎上來,見她眼圈發紅,他緊張地問:“阿雅,你怎么了?誰欺負你了?告訴我,老公幫你出頭。”

  阿雅見眼前的這個李文冬格外緊張的樣子,不禁心里一暖,她忙說眼里進了沙子,揉了一路,所以眼睛才紅了。李文冬這才放心,笑容滿面地說:“阿雅,快坐下,我要告訴你一件大喜事。”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河南快三走势图河南快三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