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親情故事 > 母愛故事

剌穿那層心上的堅殼

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06 納蘭澤蕓

  媽媽收到匯款單后看到單子上還有別的字兒,就叫人念給她聽了,聽完媽媽就哭了。這單子她就一直收著,不舍得取掉……

  1

  珊影是我大學同學。

  大一時,我是計算機系,珊影是美術系。她不僅畫畫得好,人也長得好,聽說父親還是一位頗有名氣的畫家。并且,珊影還寫得一手好文章,校刊上,她文辭清麗的文章頻頻發表。這樣的女孩子,受到關注就像水落荷葉匯成珠一樣自然。她很快成了男生們每晚“臥談會”的主題。

  我也默默喜歡上了珊影。然而,眾星拱月的珊影是不可能注意到我的。雖然我的計算機專業知識在同系算是佼佼者,但圍繞在她周圍的星辰都那么耀目。

  我呢,家在農村,父親在我記事時就生病去世,母親一人將我們姐弟倆帶大。如今姐姐已經嫁到外縣,難得回娘家一趟。家里只剩母親守著幾畝田地度日。母親是個半字不識的農村婦女,雖然只有五十來歲,但已腰佝背駝,艱難時世是一只無情的大手,將母親臉上僅存的一點光華過早地奪走。

  可是,我是那么的喜歡珊影。每一次校刊出刊,我都急急地在里面尋找珊影的文章,一遍遍地讀,然后呆呆地盯著“李珊影”三個字,心里說:珊影,你是我的。

  我終于想出一個讓珊影很快注意到我的方法。

  剌穿那層心上的堅殼我的文學底子其實不錯的。讀中學時,我的作文也常常被老師當成范文在班上朗誦。只是高中時被繁重的課業一壓,就完全放棄了。

  我開始“潛伏”,玩命地讀書,玩命地練習寫作。我過了整整半年教室、食堂、圖書館、宿舍四點一線的生活。厚積薄發的結果是我的文章開始在校刊上頻頻發表,“張庭軒”三個字也像初升的太陽一樣照亮了人們的眼睛。

  常常,我與珊影在校刊上做“鄰居”。

  一個初冬的傍晚,珊影在我面前站住:張庭軒,能請我喝杯咖啡嗎?

  2

  那兩杯咖啡,幾乎花掉了我半個月的生活費。

  珊影說:看得出來,你的古典底蘊相當深厚,沒有從小的積累是不可能的。你家一定是個書香之家吧,我喜歡有古典蘊味的男人。

  我局促地攪著杯里的咖啡,沒有說是,也沒有說不是。

  我的沉默在珊影看來就是默認,而且她更認定這是我內斂不張揚的表現。

  沒過多久,我在珊影那里,就成了省城一位“張教授”的兒子。

  我在眾多又妒又羨的目光下,與珊影出雙入對。珊影總是毫不避忌地挽緊我的胳膊,而我,卻總有點不大自然。我感覺自己內心的那點隱憂,像一塊被水洇了的紙,那濕跡越來越大,越來越大。

  既然是“教授”的兒子,我再也不能穿得太寒酸了,與珊影出去,不能說一杯咖啡都請不起吧。我悄悄想辦法聯系了一家IT公司,攬了些兼職的活兒,還想著各種辦法掙外快。一直做得偷偷摸摸的,生怕珊影知道。

  有一天她終究知道了,非但沒有生氣,反而掛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親了我一口:“庭軒,知道嗎,我以前還在想,你一個大學教授的兒子怎么一件名牌也沒穿過,今天才知道原來你上大學都不靠家里,就喜歡你這樣不靠爹娘老子的男子漢性格。”

  3

  我22歲生日快到了。對于生日,我向來不太重視,小時候過生日媽媽也就是煮一個雞蛋,有時候還沒有,雞蛋都換了鹽。習慣了這樣的度過方式,長大后就重視不起來。

  珊影卻很重視,早早地說要到酒店里給我訂一桌生日宴,我說不用,要不就在學校食堂的小餐廳里點幾個菜意思一下就行了。珊影知道我的性格,也就沒堅持。

  給媽打電話時,媽就提醒我:軒軒,你生日快到了,記著買點好的吃吃。

  在媽心里,生日就意味著吃點好的。

  生日那天,珊影還買了一個大蛋糕,一桌子十來個人叫著笑著讓我吹蠟燭,然后命令我閉上眼睛許個愿。

  我閉著眼睛,十指交叉在胸前:愿我最愛的珊影成為我的妻子,一世陪伴我。

  當我睜開眼,在如雷的歡呼聲中,我如雷轟頂!

  ——是媽媽,是我的媽媽站在我的面前。

  趕了遠路,媽媽蓬亂著白發,滿是皺紋的臉上浮著一層油灰,佝著腰,挎著一個布包袱。

  我不同尋常的表情讓所有人吃驚了,周圍一下安靜下來,我聽到有空氣在耳邊像蛇在咝咝游走。

  媽媽也被我的表情給嚇住了,但又不知道錯在哪兒。她惶恐地用手搓弄著包袱:軒軒,媽問了好幾個人才曉得你在這兒,今天你生日,媽媽給你煮了雞蛋,正好隔壁二毛家生了個小子,給了幾個紅喜蛋,媽尋思著你生日吃紅喜蛋能走紅運,就起個大早……

  媽囁嚅著,手里的包袱揪得更緊了:上回你跟媽說交了女朋友,媽想來看一眼女娃……

  我不敢看珊影的臉,但分明感受到她的目光,刀子一樣在剜著我的臉。

  我突然暴怒地一把奪過母親的包袱,狠勁砸向地上。

  我聽見了雞蛋碎裂的聲音。

  卻沒有聽見,母親心碎裂的聲音。

  我與珊影之間。結束了。

  珊影后來找過我,我一次次地躲避她。

  與其說我無法面對珊影,不如說無法面對那個在珊影心里,尊嚴已經碎裂得體無完膚的男人。所以,除了逃避,我別無選擇。

  很快,畢業了。

  畢業告別宴我沒有參加。我知道,我會無法面對珊影的淚水。

  而我,那晚,在一個小酒館里,喝得爛醉如泥。

  我拒絕了兼職的那家IT公司的邀請,獨自逃到了繁華、巨大而匆忙的上海。我用日復一日的高強度工作,來麻醉我想念珊影的心。

  后來,我聽到珊影嫁給了明煥的消息。

  4

  自從22歲的生日宴上見媽一面之后,我再也沒有冋去過,也沒有給她打過電話。雖然我心里淸楚,這不能怪媽媽,然而,不知為什么,我不想面對她。

  我每隔幾個月都會給媽媽匯一筆錢,但匯款單的“附言”一欄中我從未寫過一個字。一來媽媽不識字,寫了她也不認識。二來我也懶得寫。

  那次匯款是媽媽生日臨近了,我特意多匯了兩百元,在把匯款單交給工作人員的一剎那,我鬼使神差地在附言一欄留了幾個字:媽媽生日快樂。

  兩個月后,我再去郵局匯款,那位常給我匯款的工作人員說,你上次的匯款退冋來了。

  為什么?

  逾期無人取款。

  正納悶,姐姐打來電話,說媽媽病得不輕,要我無論如何回去一趟。

  媽媽躺在低矮的老房子里,看到我,灰敗的眼神里立刻有了一絲神采。看到媽媽白發飄搖的頭顱,我的心已經汪洋一片。

  然而,這汪洋終究沒能沖破那層堅硬的外殼。我用冷冷的目光看向她,冷冷地問:上次匯款怎么退回去了?為什么不去取出來?

  媽媽用怯怯的眼神看著我,想說什么卻沒說。

  我又說:我工作忙得很,跑一次郵局也要抽時間的,你要不想取我以后就不寄了。

  說完,就冷著臉走開了。

  晚上臨睡前,姐姐進來了,姐姐說,軒軒,那筆八百塊的退款你收到了吧。媽媽收到匯款單后看到單子上還有別的字兒,就叫人念給她聽了,聽完媽媽就哭了。這單子她就一直收著,不舍得取掉……

  母親已經睡著了,我輕輕從她枕頭底下,摸出那張匯款單。

  匯款單上“媽媽生日快樂”幾個字已經變得有點模糊了。

  姐姐說,她常常撫摸那幾個字。

  那一刻,我埋藏在心里的汪洋,恣肆著沖進眼眶。

  媽媽的根根白發,是支支利箭,刺穿包裹在我心上的堅硬外殼。當冰冷的外殼嘩啦啦墜地時,媽媽醒了。

  我抱住媽媽痩弱的身子,用我柔軟的心溫熱她。

分頁:1 2 3 下一頁
故事精選
河南快三走势图河南快三基本走势